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

办公窗帘
联系我们
深圳福田八卦岭旭飞花园C栋一楼南17楼
电 话:0755-32971480
Q Q:475512156@qq.com
主页 > 产物中心 > 办公窗帘 > 办公窗帘
日天性文化传统:崇尚开放欢爱生活(图)

[导读]中国的神仙多是禁欲的,日本的神仙则恰好相反。日本人骨子里有一种性崇敬意识,日本神话中第一任天皇神武天皇的皇后,名叫“女阴”。用性器官名称作自己名字的神仙,在世界神话体系中也不常见。

日天性文化传统:崇尚开放欢爱生活

日本浮世绘

文章摘自:《大和魂--日本根性窥探》作者:李涛 出书社:中国友谊出书公司

中国人敬奉儒家思想,虽然孔子曾说“食色性也”,中国人照旧免不了谈性色变。而在基督教中,性更是和罪联系在一起,在《圣经》中,耶稣的降生都与性无关。日本人却没有“性罪同一”的看法。

日本人情色的开放水平,在亚洲国家中纵然排不到第一,也列在前几位,其情色文化的绚丽,往往让初到日本的外国人瞠目结舌。在日本人眼中,性就像用饭喝水一样,是件很自然的事情,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在中国的创世神话中,女娲抟黄土造人,在西方的创世神话中,上帝缔造了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,但日本就差异了,日本的创世神话,一点都没有回避“性”的问题。

据日本最古老的历史文籍《古事记》纪录,起初世界上只有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兄妹俩,他们肩负着缔造日本的任务。于是,伊邪那歧站在悬于天空的浮桥上,拿着一支巨大的长矛搅动海水,当他把矛提出来的时候,一滴海水从矛尖上滴落,形成一个小小的岛屿,这个岛屿就是日本。那时的日本一片荒芜,两位大神见此情景,立即降临其中,开始建设小岛。他们建天柱,造八寻殿,对自己的结果很是满意,开心地绕着天柱追逐。伊邪那歧开始询问伊邪那美的身体,伊邪那美坦言,自己的身体是一层层制作出来的,除了一处没有长好外,已经成形。伊邪那歧听罢,体现自己的身体恰好长多了一处,他想用这多出来的一处补上伊邪那美缺少的,然后制作出二人的领土。伊邪那美同意了他的提议。二神开始交媾,生出了日本众多神仙以及日本诸岛。

中国的神仙多是禁欲的,日本的神仙则恰好相反。太阳神天照卖力开闭天窗,天窗开,阳光普照大地,白昼来临;天窗闭,天地昏暗,夜晚降临。天照的性情有些离奇,一不兴奋就会关闭天窗,一次不知什么缘故,天照大神又生气了,拒绝为人们打开天窗,世界恒久地陷入黑暗之中。百无聊赖之际,其他神仙便在天窗前聚会,各人兴致高涨,一位美丽的女神脱掉了衣服,舞了起来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。笑声传到了天照大神那里,她好奇地从天窗中探过头来张望,于是,天窗重新开启,世界又回复到灼烁中。

在这个故事里,“性”竟成了人们重获灼烁的诱因。

日本人骨子里有一种性崇敬意识,日本神话中第一任天皇神武天皇的皇后,名叫“女阴”。用性器官名称作自己名字的神仙,在世界神话体系中也不算常见。女阴皇后的怙恃也堪称情种。她的父亲,第一次见到她的母亲就被她迷住了,他按捺不住满腔激情,立即化身成一支红色的箭,插到女方的阴中让她有身,生下了女阴。

在《古事记》里,女阴是相当重要的人物。日本人爱自然,他们把性当成自然的一部门。

《古事记》成书于公元8世纪,此时的日本已经开始接触中国的儒学,该书最早也是用汉字写成,作为一部史书,一点都不避忌男欢女爱之事,其时日本民风的开放,可见一斑。明治初年,厥后的英国首相张伯伦恰幸亏日本事情,他曾将《古事记》翻译成英文,将其介绍到英国, 三百年不传之风水秘诀,却没想守旧的英国人将这本书误当成淫秽作品。

每个日本人都熟悉《古事记》的故事,古老的神话最能反映一个民族的性格。性是大自然的生产力,日本这个国家,就是性爱的结晶,是性的缔造品。面对性,日本人坦坦荡荡,比起亚洲其他国家的人相对宽容。在古代,用石块和黏土雕琢成的生殖器官经常泛起在日本的大街上,堪称日本一景。一些乡村也将生殖器图案的神像作为自己的掩护神,恭顺重敬地看待。18世纪的日本女性相信,只要把寄托着她们愿望的小纸条,贴到木制的男性生殖器标志上,就能和英俊的男子相恋。这个木制的男性生殖器标志,竟有两米多高,它沾满了小纸条立在那里,着实招摇,让人想避开不看都不行。

虽然在今天的日本大街上,已经很难看到这样的生殖器式标志,但对性的崇敬,作为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,依然影响着日本。日本至今依然定期举办“性运动会”,在运动会上,随处可见生殖器式的造型,人们兴致高昂,一些怙恃还会带着只有几岁的孩子加入。